工業4.0機會在哪里,中國的答案最特別

發布時間:2019-02-23 點擊:1466次

當被問到“工業4.0的機會在哪兒”時,在6個國家、148位制造領域的資深專家中,中國的聲音獨樹一幟。
這一調研,出自波士頓咨詢(BCG)最新發布的《解讀中國互聯網新篇章:邁向產業融合》白皮書。以德國為代表的發達國家相關領域人士普遍認為,“生產制造的優化”是工業4.0的機會所在。而中國的目光則聚集在另一端——針對前端消費側提供更好的服務、更多的產品,才是工業4.0最重要的商業機會。
中國制造業之所以謀劃出了一條與眾不同的發展道路,主要緣于制造業整體水平較低,讓其不得不尋找新的突破。

另辟蹊徑是形勢所迫

如今,中國制造業附加值(國民經濟核算的一項基礎指標,反映最終產品、服務的市場價值的總和),在制造業總產值占比僅為21%,而美國則達到37%。在工業4.0的核心領域——智能互聯、信息整合、人機協作以及智能決策中,中國雖然一直力爭上游,但距離世界領先水平仍有差距。
在智能互聯方面,中國在工業傳感器上的總體投入,逐年進步但仍有不足,比如,智能傳感器在工業傳感器的滲透率,相較美國的12%,中國僅有5%。在信息整合階段,中國企業上云率僅為30%,也明顯低于美國的80%。
在人機協作領域,雖然中國正積極使用智能機器,完成高負荷和重復性的制造工作,工業機器人全球銷量的占比也在逐步攀升 ,但是中國工業機器人的使用密度仍遠遠低于發達國家水平。在智能決策領域,智能數據分析以及決策相關技術的專利占比,在中國僅有10%,對應的專利數為993個,而這一比例在美國為34%,對應的專利數為5203個。
BCG認為,中國制造業的信息化基礎比較薄弱,主要工業軟件的普及率需要進一步加強。

“拖拽”模式下的后起之秀

雖然中國制造業“先天不足”,但互聯網經濟為它孕育出了新晉帶頭人。
中國前端消費互聯網,近年來一直在全球處于領先地位,它已經滲透到居民“衣食住行”的方方面面,并進一步延伸到實體經濟中,“拽”著產業互聯網不斷往前跑。
如今,無論傳統行業還是科技互聯網領域,都有中國企業在積極發展工業互聯網平臺。根據IoT Analytics統計,全球工業互聯網平臺數量大約150個, 而中國具備一定產業影響力的工業互聯網平臺就已超過50個。與歐美的工業互聯網平臺相比,中國的工業互聯網平臺更側重于應用領域。
2017年成立的百度Apollo,現在已經基本構建了一個自動駕駛生態圈,吸引了超過1.2萬名開發者以及超過130位合作伙伴,包括國內國際知名汽車企業、配件廠商、互聯網和科技企業等。2019年,它將與比亞迪、北京汽車等中國汽車企業進行合作,預計生產超過1萬量搭載Apollo L4自動駕駛能力的無人駕駛汽車。
BCG指出,由于中國制造業發展渠道的獨特性,部分新興技術的領域的數字化進程有望實現跨躍式發展。
以無人駕駛為例,2017年,不論是估值超過1億美元的初創企業數量,還是無人駕駛初創企業累計的投融資總額,抑或無人駕駛技術人才儲備,中國都超過了美國。此外,在無人機、語音識別、計算機視覺以及自然語言處理領域,中國企業得到的投融資總額,也超過了美國。

平臺崛起,正是制造業逆襲的時機

其實,中國制造業之所以一直落后于人,與行業集中度低、中小企業眾多息息相關。
以鋼鐵制造和汽車制造為例,中國行業集中度CR4分別為22%和32%,而這一比例在美國則分別達到了65%和59%。數不清的中小企業,在中國一直面臨著融資難、對經濟環境變化的適應能力低、營商環境有待提高等殘酷挑戰。
BCG的調研數據顯示,在融資方面,中國中小企業雖創造了中國60%的GDP,但它們的貸款余額,僅占銀行貸款總余額的1/4;在營商環境方面,中國企業信用信息覆蓋率為21.4%,美國則為100%;中國中小制造企業平均利潤率是3%~5%,但它們面臨的稅收成本較高,導致企業對外部經濟和政策環境敏感,適應能力較差;2007~2017 年,中國制造業年均工資以13%以上的增幅逐年上漲,現在已經超過越南、墨西哥等國水平……
在這些挑戰的圍攻之下,中國制造業中小企業的生命周期普遍偏短。根據Ecology of Chinese Private Enterprises 21 一書中的調研,中國中小企業平均生命周期僅為2.9年,而美國為7年,日本為12年。
如今快速崛起的工業互聯網平臺,為解決這一“老大難”問題提供了契機。與西門子等西方典型制造業平臺截然不同,中國的工業互聯網平臺具備消費互聯網思維,強調為中小企業賦能,將領先企業的產業資源與中小企業的生產需求整合。比如,海爾平臺在滿足自身智能制造需求的同時,還開放旗下家電模塊的供應商資源、自由倉儲、物流、配送資源,以解決家電及其周邊行業的種種難題。
有了大企業的平臺相助,中國中小制造企業對自身數字化改造關注度也在降低。根據阿里研究院針對中國4000家中小企業的調研,僅16%的企業認為,數字化新技術及新模式是企業的主要發展瓶頸,它們的注意力,都集中在了能幫助自己短期見效的平臺模式上。

當然,如何與互聯網企業處理好競爭、合作關系,如何對現有合作伙伴和行業生態進行布局,如何用互聯網思維和數字化手段進行變革轉型……這些問題依然在考量著中國制造業企業。如果能將其一一攻破,中國制造業或許可以利用這次“另辟蹊徑”,在全球制造業的浪潮中迎頭趕上。

文章來自于網絡

百姓彩票